当前位置:首页 > 拥军人物 >
信念之光——古稀老人孙茂顺的拥军情怀
时间:2018-07-09 23:39来源:新华日报 字体:[ ]

   “发车!”随着一声令下,满载着品种各异、口味不一酱菜的卡车向200多公里外的军营驶去。晚霞映满天空,望着卡车渐行渐远,74岁的孙茂顺颇有成就感,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已多少次目送,每一道车辙都是见证,每一声车鸣都是岁月的回响。

 
  在淮安市涟水县一幢不起眼的小楼里,230多面锦旗诉说着一位农民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拥军深情。哪一面柔软的缎面背后没有几个动人的故事?哪一个故事里没有几多欢笑与汗水?
  他那双手,每一道褶皱里似乎都还有咸咸的味道,春风一吹,就飘散到华夏军营的各个角落。
  暮春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
  台下1000多名官兵,眼里充满了好奇,注视着台上这位其貌不扬的苏北老汉,灰色的夹克配着灰色的长裤,还有经过长途跋涉略显灰突突的脸。迎着台下炽烈的目光,孙茂顺心里突然忐忑起来,手心里隐隐出汗。虽然来上海警备区讲解腌制酱菜的技术已不是第一次,责任感和使命感还是让他紧张得僵硬。
  论起上课,孙茂顺也算是驾轻就熟,这十几年里,他辗转各大部队,从涟水到南京、徐州、宿迁、济南,就靠着一张嘴、一双手,把酱菜腌制技术推广到各大营区,解决了战士们的早晚小菜问题。
  1997年4月,全军“菜篮子工程”会议在上海警备区召开,解放军总后勤部的主要首长以及各大军区的领导等数百名将校军官聚集一堂。孙茂顺也应邀参加此次大会并用自己的独门酱菜腌制技术“惊艳了”在场领导,他由此成为各个营区的座上客。此次再来,孙茂顺是更有底气,成竹在胸。
  等到会场上活跃的氛围慢慢安静下来,他照例撸起袖子,环视四周,铿锵而又质朴的嗓音回荡开去。
  “孙师傅,请你把技术要点写在黑板上,我听不懂。”这是讲课过程中屡见不鲜的“课堂提问”,几十年的乡音如何能改?那一口带有浓重苏北口音的普通话似乎也成了他的个人身份标志。
  孙茂顺像变魔术似的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棵大白菜,大家都哄笑起来。他怀抱着这棵大白菜:“我不用粉笔,就用这棵白菜‘实战教学’,包教包会。”
  官兵们忙碌一团,开阔的场地上,几十口大缸按次序排开,好戏即将拉开帷幕。脚步声水声人声形成和谐的交响乐曲。大白菜、萝卜、大蒜悉数上场,该削皮的削皮,该剪叶的剪叶,在水里过上三四遍,然后将这些刚“出浴”的蔬菜切碎、剁条,再齐刷刷地下到缸里去,撒上盐。用上秘制的新卤泡制,来来去去怎么也要等上15天。
  为了保持不同菜的特色口味,还有特别的技巧。比如大蒜,撒盐过后日晒两天,每天颠一颠,相互撞击中形成的破皮处正易渗透卤汁,腌制出来又脆又入味。而像黄瓜,就要用筷子戳上很多小窟窿,这样外脆里嫩卤满瓤——讲起这些,孙老真是如数家珍。
  上世纪80年代初夏的一天,很偶然的机会,孙茂顺听说驻涟水某部战士要将军营里上万斤因高温而变质的酱菜全部倒掉。凭着讲述人的只言片语,他立即判断出菜没有问题,是卤汁的问题,于是星夜前往,一看,果不其然。在大家半信半疑的注视中,他带领战士们冲洗酱菜、配制新卤重新腌制。一周后,酱菜成为战士们的口中宝。无独有偶,徐州某部也正在为战士的口舌之福烦恼不已,得知这个消息,当即邀请孙茂顺前往。
  一发不可收,命运的按钮就这样悄然打开,孙茂顺至此踏上了“技术拥军”的大道。
  1944年出生的孙茂顺因为父亲的原因从小与部队结缘,“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浴血沙场,征战杀伐,他也渴望像龙城飞将一样保家卫国,奈何天意弄人,3次验兵都未能如愿。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他在豆制品厂学得的一手腌制酱菜绝活为他重新开辟了一条大道,为部队这个特殊而又崇高的地方奉献一生。
  寒来暑往,春秋代序,走过千山万水,祖国的大地上留下了孙茂顺串串跋涉的脚印。
  在海南,他带领子弟兵砸穿水泥地,将酱菜缸挪到地下30厘米的地方以防温度过高菜易变质;在内蒙,他带领子弟兵研究新技术,将当地的土豆也纳入酱菜家族使之成为新成员;在新疆,他带领生产建设兵团琢磨北方特殊的天气,抢菜抢天时做成酱菜无数。
  半个世纪的拥军之路,他走得踏实而又坚定不悔。“现在我不怎么亲自上课了,一直在考虑把这个传统传承下去,光我一个人来回跑不行。”孙老语气里满是忧虑。44年,他也在一直寻找同路人。他的老伴、4个女儿和女婿、1个儿子全都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在拥军的道路上渐渐有了一支步履铿锵的队伍。
  “说实话,一个人根本做不来。”酱菜腌制最起码半个月才能好,各种繁琐的程序,没人打下手,运转不起来,所以老伴王淑美也就一直陪着他南来北往。
  记得有一年夏天,徐州某部请孙老前去讲学,顺带运送一车酱菜,万事俱备,孰料大女婿不明原因大出血。两边都是大事,权衡之下他奔去医院,让二女儿临时请假赶往徐州,“部队的事不能耽误呀!”等到女婿病情稳定,孙老又第一时间赶往徐州换回女儿。一家人齐心协力,才能让孙老的拥军之路走得如此之稳。
  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孙老自费40万,正式成立拥军技术培训中心,两千平方米的场地上100多口大缸一字排开,那是何等的壮观!孙老倚缸而立,满面春风,专候来自五湖四海的子弟兵,让他们带着希望来,再带着满意归,多期培训班把他们打造成全军的酱菜技术骨干。
  2002年,中共涟水县委发出了“向孙茂顺同志学习”的决定:十多年来,孙茂顺行程10多万公里,自费到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济南军区的200多个团以上部队支持后勤工作……同年7月26日,在孙茂顺的牵头组织下,涟水县自发成立了江苏省第一家“拥军协会”。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从个体到群体,从个人到组织,在拥军这条路上,孙茂顺利用他个人的影响力与感召力,吸引、团结更多与他有共同志趣与理想的社会各界人士加入。
  协会创建时有30多人,对于协会成员的吸纳标准,孙茂顺说,“首先得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因为,个人影响力大自然会将拥军效应扩大,进而引起更广泛的社会关注与讨论,“希望有更多人将这个事业继续下去!”
  协会每年将专款10余万用于军人与军人家属的衣食住行用各个方面,吴亚明、李超军、刘伯晓、胡英刚等都成了协会的中坚力量。如今,协会的影响力和规模进一步扩大,在连云港赣榆区成立了一个拥军协会分会,具体指导赣榆的拥军事宜。
  孙茂顺特别强调组织队伍的纯洁性。在他看来拥军是要践行的大业,是理想、自我价值实现的方式,“动机不纯的人,是一定要拒之门外的。”
  有些人带着满腔热情走进协会,却在一日日的拥军道路上掉队了、消极了,自动退会者有之,被劝退者有之。面对这样的情形,不能不说是有点遗憾的。
  “谁傻呀,肯定是得了公家的好处。”“你没瞧见,昨天刚从部队拉回来一车黄豆。”每每听到这样的风言风语,孙茂顺总是一笑置之。实际上这一车黄豆是要腌制好给部队送过去的,来回油费不说,还要贴上多少人力物力。
  也有人经常跟孙茂顺泼凉水,“都什么年代了,别人忙着赚钱,你倒是天天做这些闲事,操这份闲心。”可这不是“闲事”,是关乎国防的大事;这不是“闲心”,是赤子拥军爱军不悔之心。
  “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好处?”孙茂顺不无激动的说。是呀,正是这些军人穿上军装履行使命,为人们守护着万里河山,人们才能安居乐业。“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这样一群舍亲舍家舍命的可爱之人,我不拥护他们我拥护谁?!
  为了拥军,孙茂顺夫妇提前10年退休,10年光工资都该涨了不少,有人却会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这些。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席卷之下,人们对利益、金钱、财富的合理追逐本无可非议,像孙茂顺这样为了践行拥军的个人理想不计利害得失的高尚人格更让人肃然起敬。
  回忆起拥军中的一幕幕,孙茂顺总是充满豪迈与激越。1998年10月,正是金风送爽、丹桂飘香的季节,在徐州这个昔日淮海战役主战场,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接见了孙茂顺,称他是“新时期的拥军模范”,并与之亲切合影。一个曾在战场上横刀立马,一个在新时期里技术拥军,两双手相握。
  回望来时路,44年个人拥军费用近400万元,现在每年仍耗费数万元。1998年底在涟水县的繁华地带孙茂顺盖了480平方米的门面房,其中240平方米专门作为拥军之用,一部分变成拥军招待所,内设20个床位,专门用来招待部队的士兵,给他们提供各种免费的吃住服务。探亲休假、技术学习、征兵、旅行结婚……20年,这个不算豪华的招待所里,每天的都是军民情浓于水的鱼水情歌。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那些受惠于孙茂顺的在编、退伍的官兵,源源不断地给孙茂顺带来家乡的特产。“这些情义,钱哪里能买得来”!这样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老人赢得无数首长与士兵的敬重。2017年,孙茂顺收到来自北京某部赠送的“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金质纪念珍藏”。孙茂顺笑着,像个孩子般纯真。老当益壮,这条拥军路孙老还要继续走下去。(李 娟 刘广波 张 宾 宋德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