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营风采 >
“他爱飞行,我爱跳伞”,这对空天“父女兵”相当酷!
时间:2018-07-10 00:04来源:我们的天空 字体:[ ]

 最近收拾房间发现,床头书架上摆着满满当当的小物件,那是父亲送给我的一大堆赛车和玩具模型,我几乎没有认真地看过它们,因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有谁曾想女孩子的房间里堆的不是娃娃而是这些,我拿起它们放进箱子里,准备封存起来,记忆的阀门也由此被打开。

“丫头啊,最近怎么样呀,想要什么告诉爸爸。”
 
“丫头啊,对不起啊,下周回不去了,生日想要什么告诉爸爸。”
 
父亲是空降兵部队的一名飞行员,6岁以前我对父亲的记忆很模糊,印象里只要他的电话打来,永远都是询问我想要什么。那时和他见面很少,即便后来住在了一起,他好像每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早出晚归。那时候对于他的工作,我很不理解,我总在想,为什么别人爸爸也有工作,就可以陪着女儿,而我的爸爸工作起来,却整天见不到人。
 
都说军人是孤独的,有时候妻女不理解,父母不理解,兄弟姐妹也不能够理解,我一直都没能好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直到现在我也成了一名军人,才体会到父亲当年对于我的那些抱歉。当我因为选择军校离开家,当我不能陪在他们身边,当我因为训练而忘记了父亲的生日,让他守着电话一整夜,当我因为毕业集训而让他们彻夜担心失眠……我喉咙里哽咽着无数句“对不起”,不知如何开口。
很多人会问我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选择当兵,我想这和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分不开吧。小时候,觉得军装很帅气,总会偷偷穿父亲肥大的军装,学着他的模样敬礼,学着他稍息立正,学着他在被喊到名字的时候答声“到”。
 
穿着父亲军装嬉闹的场景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上了军校的我穿上了自己的军装,学会了敬一个标准的军礼,在战友面前也能带队清晰地下口令,在点名时也会短促有力地答“到”。
2
 
大学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面临毕业分配的我,第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茫然不知所措。
 
分配前夕,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我还未说句完整的话,就听到父亲先开了口,“面临分配的不止你一个人,大家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到基层部队去任职锻炼,既然选择了当兵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听了父亲的一席话,我的内心才得以平静下来。
 
2017年6月,我很幸运地被分配到了空降兵某部,成为了一名新排长,尽管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但我对空降兵的了解并不是特别深,直到自己到了这支英雄部队,才真正感受到了它的威名。
 
了解空降兵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所有人都必须经历跳伞,只有完成跳伞任务才能算得上一名真正的空降兵。去年9月份,我参加了跳伞补差集训。在接近100天的训练里,我每天早晨和男生一起出早操,上午开始不断重复着教员教的地面动作,下午在平台上进行着一遍又一遍的考核,晚上在操场上跑着热闹的三公里……很多次打电话回去我就跟父亲诉苦,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可父亲每次说的话都很简单:“别人能坚持你肯定也能坚持,这跟我们飞行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苦!”
 
我不知道驾驶战鹰会有多辛苦,我能感受到的就是伞训特别苦、特别累,但我坚信父亲的话,每天咬牙坚持着,直到自己可以轻松跑完三公里,可以熟练掌握降落伞的操纵和处置特情,可以在半小时叠好一具伞……吃苦之后的成长和收获让我对跳伞充满了期待。
 
去年10月底,我和其他的新毕业干部集体转场去了湖北某机场,准备开启升空实伞,而我也很光荣地被确定为跳示范伞。跳伞前夕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假装镇定地反问他,“你女儿最近要跳伞了,你怕不怕?!”他听到这句话,先是哈哈大笑了好久,“当然不怕,跳个伞而已!摇摇晃晃就下来了,而且高空的景色可美了!再说了是坐着你老爹的飞机,咱们父女档那还不轻轻松松的……”
那一次我们父女聊了很久,他告诉我背上伞包坐上飞机是什么感觉,跳离飞机后失重又是什么感觉,为了保障好跳伞飞行员又要做哪些工作……我感觉我们父女两从来都没有像那天一样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他爱飞行,我爱跳伞,我们被共同的事业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别安稳,梦里有辽阔的天空,有壮美的山川河流,还有机舱里戴着飞行头盔的父亲回头冲我竖起大拇指。
3
 
2017年11月2日,这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天。迎着凌晨四点的月光,我背上了伞包,踏上了即将开启人生首跳的征程,说不害怕、不紧张是假的,说不想哭也是假的。在层层检查区每听到班长的一句“好”和为我竖起的大拇指,我悬着的心才一点点地平静下来。在战友们的注视下,我钻进了机舱,两个飞行员叔叔回头一笑,刹那间仿佛看到父亲在朝我加油,之前还真信了父亲,以为会来一个父女档,没想到他居然“临阵脱逃”了。
飞机越来越高,地面上的房屋和树木也越来越小,直到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滴”黄灯亮了,众人喊着“准备”同时开始了准备姿势,班长每喊一句“跳!”,我就知道有一个战友跳下去了,我也一步一步朝着机门迈近,直到我俯视着机舱外1000米的高空,“天呐!太恐怖了!”还没来得及多想,感受到班长拍了我的后背,便主动跳下了机舱!那一刻,大脑是空白的。感受自由落体那几秒,我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云层下,暗自攒动的浪涌和惊魂破梦般刺入大脑时的不可名状,我感受到了自己在空中翻跟斗,割破空气的缝隙里,我看见了山川河流还有人间烟火。一切都是那么美,以至于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好,父亲没有骗我,还好,我很勇敢,才不曾辜负这人世美景。正是这一刻,我才切身感觉到父亲驾驶战鹰是多么勇敢,也正是这一刻,我才懂得了父亲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如此热爱这片蓝天。
 
在空中的时间也就几分钟,着陆后,我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大步朝我走来,渐渐地我看清了他的脸庞,正是父亲,我的眼泪便夺眶而出,我刚要扑过去给他一个熊抱,不经意一瞥却看到了他湿润的睫毛。“哈哈,你不是说不怕么!”突然间觉得父亲是那样的伟大,他爱他的战机,同样深深地爱着他的女儿。
如今我已经是一名空降兵战斗员,父亲每天驾驶着战鹰守护着祖国的蓝天,而我操控着降落伞拥抱空中的白云,我想这就是我们父女共同的使命吧!
 
想到这里,思绪又回到了现实,不知不觉地我又将箱子里的玩具一个一个拿了出来,工工整整的摆在了床头。推开房间的门,拿着手机冲父亲卧室喊道:“爸,‘吃鸡’么?带我一个!”(羊育璐 夏澎)



0

  • 上一篇:“幽狼”特战队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