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学 >
拐杖
时间:2018-10-29 19:00来源:未知 字体:[ ]

  那是1979年2月中旬的一个深夜,天色黑得象墨,伸手不见五指。我随部队静俏俏地走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庄时,道路两旁挤满了前来送行的人群,他们有的手拿油灯为我们照路,有的拿着毛巾为我们擦汗,有的端着茶水要我们喝,有的拿着煮熟的鸡蛋要我们吃。站在另一傍的大伯大娘每人抱一捆木棍,给每个战士发一根,让战士们撑着好走路。我跟在队伍最后面,走到一位大娘跟前时,木棍已经发完了。这时,前面过来一位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她一手拉着我的衣角,一手把拐杖塞在我的手中,我一见是老奶奶自己用的拐杖,摇了摇头。老奶奶又一次把拐杖推我胸前说:“孩子,带上吧,那边的路不好走。”说完眼含泪水把拐杖硬是塞给了我。时间不允许耽搁,我只好拿着拐杖赶路了。当我回头看到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老奶奶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一边走一边摸着这根拐杖,笔直沉重,它已经磨得很光很光了,拐杖柄上有着非常明显的手指握捏的印迹。心想:这根拐杖一定是跟随老奶奶好久了,老奶奶是多么需要这根拐杖啊!我越想越后悔自己不该收下拐杖。但我马上又意识到:我收下的不仅仅是一根拐杖,我收下的是人民群众对子弟兵无比关怀的一片心。想着想着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同时也想,接过老奶奶的拐杖,就要不辜负老奶奶的期望,不论前面的路多难走、未来的路有多艰险,我一定要赴汤蹈火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以实际行动回报这根拐杖,回报老奶奶,回报人民群众对我的关爱。

  就是这根普通的拐杖,给我日后的作战、工作和生活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当天晚上,我们部队急行军一百多里路赶往边境线,执行穿插作战任务。一路行程,全部都是崎岖的山路和沟沟坎坎,毛毛细雨下个不停,给战士们行军造成许多困难。由于行走在茫茫野外,根本没有路,地面又不平,加上天黑路滑,高一脚低一脚,很容易摔倒。战士们每人身上背负着枪支弹药,压缩饼干,生活用具等,重量超过50多斤,一旦摔倒,爬起来也困难。更重要的是,摔倒的时候,携带的作战用具产生撞击声音,很是容易暴露我军行动。这时,拐杖就能起到支撑作用。在打滑即将歪倒时,人往那边倒及时用拐杖一撑,人就立住了,避免摔倒,更避免摔伤。特别是上坡下坡既能增加支撑力减少体力消耗,又能防止身体前倾后仰,保持身体平衡和稳固。

  2月21日凌晨三点许,部队开进途中受阻,由于地图与地形的差异,部队按预定路线已无法按时到达指定地点,部队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上级命令我连派名战士到三里地外的山坡村庄抓个俘虏为部队提供行军路线,连长决定让我去完成这一任务。

  受领任务后,我开始雄心壮志,信心十足,不一会心里就发怵,十分恐惧和胆怯。何去何从,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妹,想起了自己苦读的童年和曾经憧憬的理想,也想起了老奶奶给我拐杖的场景,摸摸手中的拐杖,顿时力量和勇气充满全身。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完成任务,用战场上的胜利回报老奶奶的关爱。

  我借助微弱的残月消失在夜幕之中,以武器护身壮胆,与拐杖结伴同行,还用拐杖探路。黎明前的黑暗时分,我独自一人在荆棘野林中走着,冒着随时都有踏雷、摔伤、扎伤和被敌人反擒的危险,勇敢地向村庄靠近。经过仔细侦察,我将一名“舌头”抓获,押到指挥所,为部队及时开进和完成作战任务提供了线路和时间。

  一天下午,阴云密布,坂牙口战斗正在激烈进行。当我们部队快速穿越敌封锁线时,敌人居高临下的向我们猛烈扫射,枪声噼里啪啦,子弹四处开花。跑在我前面的八班副班长李正全屁股左侧中弹受伤,行走十分艰难。此时此刻,只要稍作停顿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时不我待,速度就是生命。我想:手中的拐杖不仅与我有着特殊的感情,而且非常实用。但看到眼前的战友行走困难,正需要拐杖作支撑,我应该让这根拐杖在关键时刻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拐杖递到他手中,战友接过拐杖一拐一拐地快速安全的通过了封锁线。后来,这根拐杖陪着战友很久很久。 

  毛泽东同志曾说: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时间似流水,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几十年来,脑海里时常想着那根拐杖。我无论是在部队服役还是转业在地方工作,无论是工作上出现艰辛还是生活上遇到波折,只要想起那根拐杖,想起老奶奶,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过不去的坎。老奶奶给我的拐杖虽然不在了,但拐杖的故事始终激励着我,鼓舞着我。

——写于2018年10月25日    

 

作    者:王世军  

中国国际报告文学研究会会员  、武汉市作家协会会员   




0

  • 上一篇:经历一回还想去当兵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