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学 >
《硝烟过后无法抹去的回忆》---参战老兵
时间:2018-01-02 08:56来源:微信公众号 字体:[ ]

    只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才真正懂得,回来等于回忆。
    从战场上回来的人,是战争的幸存者,得以生命延续。然而,又有谁知道,回来的那一刻,已经是回忆的开始。这种回忆,将会伴你一生,直到最后一息。
回忆是生者的权力,只有战场的生还者,才能把战争的残酷和战场的血腥,在自己的头脑中不断地播放、不停地翻腾…那些硝烟战火、残肢断臂; 那些血肉横飞、凄风苦雨…且不论你愿不愿意讲出来,这,已然是永生的记忆。


    然而,多数人是不愿说出来的。是怕惊扰世人,还是不愿再掀开记忆的伤痕、再次面对血淋淋? 又或许都有? 我想,应是战争创伤带来的心理阴影。因此,才有了尘封的记忆。
    其实,所谓尘封,只是相对于世人。至于个人,其记忆或回忆永远不可能被封杀。事实上,这种战争记忆,不可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你并不知它在何时何处就突然冒出来…因为,它真的是刻骨铭心的东西。所以,愿把回忆向世人披露,或是使命感使然,或是责任感使然,或是有感于某个时段、某个机缘、某点触及…
    总之,硝烟过后,不论是记忆还是回忆,无论是说出来还是埋在心底,都是生还者的权力。任何人均不应剥夺或指责这种权力。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更应该保护和珍惜这种权力。
    记忆是人们对自身经历的记录储存。往往由于各自的范围、角度、认知力、感悟力的不同,人们的记忆存在着很大差异,哪怕是针对同一事件。回忆是记忆的思维演绎,或语言陈述,或文字表达。
    正是由于记忆的差异所带来的回忆的差异,所以,古往今来,往往容易形成对同一件事的不同认识,甚至截然相反的结论。这是我希望通过大量回忆,还仼何历史事件以真实的惟一依据。我们现在议及的,是从战争硝烟中走回来的幸存者。对于他们的记忆和回忆,我们是否应该更宽容,更豁达,更尊重,更珍惜?
    让参战者回忆,看参战者的回忆,听参战者的回忆,我内心始终矛盾。一方面,为能更加真实全面地了解那一场战争而感动、而充实; 另一方面,又为回忆者们的回忆而震撼、而悲恸。这些回忆,是那些曾经浴血拼杀幸存的战友们,揭开结痂几十年的伤痕,把当年的血腥再一次次鲜活地展示岀来的残酷过程…这是需要怎样的豪情和怎样的勇气啊!
    我经常在自问,战争幸存者的回忆,其豪情和勇气源自何方? 也常自问自答,他们一定是为了弟兄们的浴血拼杀; 为了杀红眼的豪情; 为了艰苦卓绝的奋争; 为了一次又一次的悲壮; 为了重现对祖国的忠诚; 更为了用战士热血证明的军魂和军威…
    自从去第一次祭奠战友后,我又为战友的血色回忆寻到一个源头,为牺性的战友回忆,替牺性的战友回忆,为长眠屏边三十六年的战友们回忆。可见,替牺性的战友们回忆,是最真切的缘由。
    牺牲的战友们,我们回来了,你们却留下了。你们留下的是青春、热血和生命…我们带回的是无尽的追思、缺憾和回忆。我们将尽可能的回忆,当时的场景,当时的牺牲。但是,在你们牺性的刹那,你们看到了什么? 你们想到了什么? 你们又想说些什么? 我们真不知道,但我们真的想替你们说。亲爱的战友,请原谅我把你的话语权剥夺: 但愿,你说如我说; 但愿,我说如你说。
    回来等于回忆,是现实。回忆不等于回来,更是现实。然而,回来和没回来的,都需接受,包括那无尽的回忆………! 


(责任编辑:韩波)


0

  • 上一篇:诗朗诵 | 老山恋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