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学 >
珍惜生命,珍爱和平——影片《芳华》观后感之二
时间:2017-12-25 08:32来源:老山魂微信公众号 字体:[ ]

    电影《芳华》一波三折后的放映,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并带来一道奇特的观看风景。或许是经历的不同,人们从中的感悟也大相径庭,这很正常,也是必然。能让人们有所感悟、有所启发、有所思索这就是好作品,我理所当然给这部电影点赞。
    两次观看过这部电影的我,想说的话很多很多,这篇观后感就说说有关自己对生命的感悟吧!
    数年前,搜狐采访我制作《他们的战争》时,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生命是最宝贵的,活着是最宝贵的,这就是我参加这场战争最深刻的感悟。观看过《芳华》之后,我想再次把自己的这种感悟分享给每一个人。
    《芳华》中第一个撞击我心灵的镜头是一个战友掉入沼泽地之后,刘峰抢救他的镜头,看到刘峰拼尽全身力气想将战友拖出,在自己负伤后依然不放弃,我的思绪就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在自己参加的1.7拔点战斗中,卫生员王新华在枪林弹雨中为了抢救了18位伤员,在急救包用完后,将自己伤口上的解下绑在战友的伤口上,自己却流血过多牺牲在我的怀抱中,当我慢慢感受他身体由热变冷时,激烈的战斗使连流泪的时间也没有,更没有时间思考关于生与死的含义……
    《芳华》镜头中当一汽车的战友尸体被运回,强烈的震撼着我脆弱的心,十年中越战争,近二万名年轻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南疆的红土地……
    残酷激烈的1.7战斗中,180多位我的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只有6位战友能够自主撤出战斗,在我独自一人陪伴牺牲的21位战友的那个夜晚,望着他们有的被烧的一丝不挂,全身焦黑;有的残肢断臂,血肉模糊;有的双眼大睁,无法合上……
    望着这些数小时前还和自己在一起的战友遗体,感觉自己也已经死去的我,似乎有神灵在点化,突然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活着的含义……
    坦率地说,当自己不到17岁就高考进入军校时,自己曾经有过“将军梦”,当自己的习作变成铅字时,有过“作家梦”,但那个刻骨铭心的夜晚,我什么梦都没有了,我只有一个“梦”,我要活着。
    我要活着!我要等到军工上来,将战友遗体抬回“家”;我要活着!我要孝敬在贫困中挣扎的父母;我要活着!我还要享受和平安宁的生活;我要活着,我还要娶妻生子……
    我要活着,只有活着,自己“活着”的梦想才能实现。我不要高官厚禄,我不要金钱万贯,我不要声明远扬……
    我什么也不要,只要活着。那怕是扫大街、掏厕所;那怕是睡猪窝,吃烂菜;那怕是苟延残喘……
    我暗暗发誓,如果能够幸运凯旋,我会真诚善良的对待每一个人,即使他曾经伤害过我;我会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即使素昩平生;我会尊重宽容每一个与我交集的人,即使你有很多缺点甚至错误……
    感谢苍天,让在距离敌人只有200多米的我活着撤下了战场。感谢生活,让我有机会孝敬父母多少年,让我娶上漂亮的妻子并如愿生育了一对优秀的儿女,过着不算富裕也很知足的生活……
    这些,都是因为我活着呀!!!
    从枪林弹雨、炮火硝烟中活着回来,是多么不容易呀,我活的一定要有价值有意义。
    我没有忘记自己当年的感悟,努力实践着自己渴望活着时的誓言。虚拟的网络,我是真实的“老山魂”,用文字宣传老山英雄,替烈土父母争取应该得到的尊重和照顾,为贫困战友发起网络捐助,博客点击量数年前就上千万,被“网易”评为公益博主;在现实,平淡又平凡的我是熟悉的人公认的“好人”,随手随口帮助他人成为自己的习惯。仅近几年,我就三次救人于危难之中。一位夜晚醉酒倒在路边数小时的弟弟,人来人往视而不见,是我路过时联系上他的家人;一位深夜被人捅破脾脏的大哥,是我从睡梦中起来,与一位邻居一起送到医院,让晚半小时就可能死亡的他保住了生命;一位被车撞的头破血流的幼儿园老师,在围观群众数十位,却没有人相救时,是我及时联系120送到医院并联系上他家人和单位。
    是的,因为活着,所以我有机会这么做。
    我知道,我看过《芳华》之后,告诉你关于“活着”的感悟,对你或许一文不值,甚至你还会说我是个“怕死鬼”,这些都不重要,我也不介意。祖国和平安宁了三十年,你不感觉活着有多难,太正常了。但是,我还要告诉你的是,你在享受和平安宁时,千万不要以为和平是天上掉下来的,千万不要以为是理所应该的。去云南边境十多个烈士陵园去看看那些满山遍野的墓碑吧,近三十年,那里只有参战老兵、烈士亲人和爱心人士,在祭奠为和平安宁付出青春的战友,他们永远定格在17、18、19岁的年华,他们的芳华是最美的……
    请关爱、理解、帮助你身边的每一位从生与死考验,血与火洗礼的参战老兵,他们幸运的从战场回来后,就被遗忘了。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最终目的。
    我渴望健康的活着,我还要继续实现自己去走到更多烈士家中的愿望!我知道,被战争后遗症折磨的我,时间不会太多。
    我渴望快乐的活着,我希望有机会看到中越战争的老兵,向抗战老兵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时,在天安门前向祖国和人民敬礼的荣耀。
    我渴望有尊严的活着,不为生计犯愁,不为看病担忧,春节时的一本挂历,八一时的一条短信,每月一元的参战荣誉津贴就足以让我满足……
    真的不敢苟同那些看过《芳华》后,感叹“好人没有好报”的评论,说真的,他们真的没有理解主人公刘峰,没有理解刘峰关于“过的好不好的回答”。和牺牲的战友比,不仅是当年战友评功评奖时的心理,也是几十年来自我安慰的心理。
    看到《芳华》中,刘峰被联防队员打掉假肢的镜头,我没有随着镜头“操你妈!你敢打英雄,残疾军人”,现实中被这更过激的事情并不鲜见,至少联防队员还歉意的说“我不知道”,而战友被打时,有人还嚣张的说:打的就是参战军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
    《芳华》中被打掉假肢的刘峰坚强的活着,虽然老婆跟人走了,虽然过的依然艰难;曾经因战争精神创伤的何小萍顽强的活着,活的很平淡,很知足。我的战友二等功臣賀建华在今年安葬董永安、李秋平二位烈士时说:我们比他们多活了30年,我们老婆有了,孩子有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 珍惜生命,珍爱和平,这就是我对你最大的期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