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学 >
对越自卫还击战纪事(16)
时间:2017-12-22 16:16来源:abcd的空间 字体:[ ]

    1979年2月26日 夜 阴
    越南 谅山 禄平 班快村
    支禄公路东 400高地
    127师380团前指 特务连阵地

    下午5时45分许,团长何善福,政委刘国柱,参谋长陈安春,从班快村北支禄公路东带着警卫员和通信连2w、15w电台兵,从山的北坡上山来到400高地西边,新设立的我380团前线指挥所。通信兵到后,忙着架设天线。警卫人员在指挥所外警戒。
    数分钟后,团长何善福手拿地图,从指挥所走出,向战壕北,山下看看。然后,转过身子,面朝南,站在战壕里两眼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南方,接着,用望远镜向高地南仔细观察,用手指着南面的山。点点头,对政委刘国柱、参谋长陈安春说:“明天就要攻打禄平了,是一场攻坚战啊!参谋长!命令作训股长纪俊哲,通知全团各营,团直各连,18时前,各自占领指定的进攻出发地,构筑掩体,隐蔽疏散待命。”
    “团长,命令已经下达到各营、团直各连,特务连配属步兵分队作战的任务也已经下达,现都已就位。”作训股长纪俊哲向团长报告。何善福团长边听边走返回指挥所里。
    警卫人员和通信连的人员同时来到指挥所,有一名警卫员把一盏煤油马灯点亮,挂在指挥所的顶部树枝上,通信兵把2W和15W电台已架设好,为了保密无线电台各网保持静默状态,只有有线电话忙着接打,向团直各连、各营传达命令。
    这时有一名通信兵走过来问:“何团长,团旗还挂吗?”
    何团长摆摆手说:“不挂了,出国了,战斗打响了,前指很快就要前移了。”
    叠好的团旗,通信兵把它放在案板上地图旁边。
    我在指挥所里停留片刻,这时团长命令接线员:“快接师部电话!”。团长从接线员手里拿起话筒说道:“报告张师长(张万年),我团前指已经安全前移,到达前线指挥所,各营连已经占领进攻出发地,一切准备完毕。”
    54军坦克团的首长在山上查看地形,看后向师部汇报:“坦克配属380团不利于山区进攻作战,因为从400高地向南到禄平县城外围7号、8号高地中间要翻越几座高山路过几个村庄,山上树木茂密,坦克根本无法通过。且只能从支禄公路掩护协同步兵攻打禄平县城”。
    师部根据坦克团首长汇报的情况作了调整,命令54军坦克团3营,原地待命,做好准备,28日上午10时,改配379团在班日村沿支禄公路,直接攻打禄平县城。
    我从“井”字型指挥所走出,沿着战壕向东走约50m,看见1营战士正在400高地南面数个无名高地上,加固构筑工事。
    突然,听到在我身后,有人在叫。“余虹!余虹!”我转身回头一看,原来是我连越语翻译邱真生,邱翻译和我一样浑身上下全是泥土,衣服上也划破了几个口子,看上去他神情有些严肃,但见到我后又很高兴。我招了下手,他来到我身边。我俩在战壕里向东大约走了10米远,停了下来。他用右手向南指着对我说:“看,那里就是巴当山,森林茂密,杂草丛生,道路艰险。巴当山西南就是390高地。”
    接着邱翻译又说:“昨天夜里,我们侦察班就是在巴当山侦察时,与越军特工队相遇的。”
    过了一会儿,我俩回头,向指挥所走去,在离指挥所东,20m处停了下来。
    我和邱翻译拿起工兵锹,正准备挖掩体。李连长走了过来说:“余虹!翻译!你俩不用挖掩体了,掩体已经挖好了。看看地图熟悉熟悉明天进攻的路线。”
    夜幕降临,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战士们都开始隐蔽起来。
    班长李建新送来了当天夜晚的口令后,又返回了他的猫耳洞。
    我和邱翻译,隐蔽在一个已经挖好的,战壕双人猫耳洞里,洞内阴暗潮湿,地上铺垫着在山上割来的茅草。
    因为我太疲惫,所以感到很困倦,就打了一会儿盹。
    夜9时30分许,邱真生突然推了我一下,叫醒我说:“余虹,你知道4班长袁敏牺牲的经过吗?”我说:“不知道”。
    随后,邱翻译向我讲述了袁敏牺牲的经过。
    就是这天夜晚,1979年2月26日夜,在越南谅山禄平县班快村400高地的山上战壕猫耳洞里,他向我详细讲述了袁敏从出发、前进、侦察到遭遇和战斗到英勇牺牲的全部经过。
    邱翻译情绪激动地回忆说:“前天晚上,也就是2月24日晚19时许,我们刚刚吃过晚饭,稍作休息,团前指命令下来了。命令我们连侦察排派2个侦察班,身着便装,前去侦察越军情况。一个小组去公母山进行侦察,另一个小组去巴当山进行侦察。4班长袁敏戴了一顶军帽。
    我所在的班是特务连临时组建的侦察班有老兵组成,执行这次任务的都是77年以上的兵,4班长袁敏担任这次执行任务班的班长,邱真生担任全班的越语翻译,去巴当山执行侦察任务。我们班又分成3个战斗小组。
    第1捕俘组叫探路组,其成员有:排长王民勤、战士张平修、朱祥生和谈铁强4人组成。
    第2战斗小组叫捕俘组,其成员有:4班长袁敏、翻译邱真生、战士徐幼清。
    第3捕俘组叫接应组,其成员有:战士尹锦红、卢广芬、战斗时配属我特务连的通信连2w电台兵张军和团卫生队卫生员张克华。
    稍作休息后,我们检查了一下随身携带的物品。冲锋枪、匕首、绳子和少量的压缩干粮。分成3个战斗小组。我被分在第二战斗小组。
    今夜,星光灿烂、万里无云。是北越少有的好天气。有的战士说:“今天天气不错,是吉利的象征。我们今天出师一定胜利。”
    4班长袁敏看了看手表,叫了李新营一声:“5班长!我俩换一换手表。”说着说着从手腕上把他的日本产全自动手表取下来,递给了5班长李新营说:“我要是牺牲了,这块日本产手表不能留给越南兵。”同时,5班长李新营把他的上海牌手表递给了袁敏。
    1979年2月24日夜22时30分许,我们侦察班成员从越南禄平龙头村出发南行。
    第1捕俘组,也叫探路组人员走在队伍最前头,成“1”字形前进,小组每人前后之间间隔距离约5m。每小组与小组之间间隔距离约10m,接应组人员走在队伍的最后。
    侦察班人员翻越海拔400米的高地,南行到达树木繁茂,溪流纵横的巴当山区,巴当山山脉以东有一条南北流向的河叫班听河。山脉以西有一个村庄,叫巴当村,村庄紧贴巴当山,巴当山西南侧是我们重点侦察的目标。也是越军防御禄平县的最前哨。越军特工经常在这一带活动。而我们侦察的目标就是越军在禄平县外围的兵力布防和炮兵阵地。
    我们跨过一个小溪,从巴当村村东路过,穿过一片丛林,进入巴当山西南的山坡。继续沿山间小路向南前进侦察。
    于25日凌晨10分许,第1小组探路组,排长王民勤、战士张平修、朱祥生和谈铁强,4人走到一个“人”字形路口时,经仔细查看路口无异常情况,很平静,4人顺利通过“人”字形路口后,继续南行。
    第二小组捕俘组,四班长袁敏、邱翻译、战士徐幼清。约2分钟后也前进到“人”字形路口。
    这时有一支越军特工队,也同时走到“人”字形路口。与我们第二捕俘组相遇,与此同时,双方同时发现对方,我听到越南人用越语在说:“Có những tình huống!(越语)有情况! ”越军迅速向小路边闪开,随即向我们用越语发出了问话:"mật khẩu(越语)口令"。
    袁敏和我迅速向路边闪开。越军特工又开始了第2次问话:“Ai? Mật khẩu? Hãy trả lời! (越语)谁?口令?请回答!”
    在这紧急关头,邱翻译勇敢地从路边树林里走出来,边走边用一口流利的越语和越军特工对话:“我们是谅山省独立123团团直部队,我们的前沿阵地几天前被中国军队突破,部队被打散了,我们正在寻找大部队。”
    邱翻译巧妙地避开了越军特工问的口令,并反问道:“Tôi hỏi bạn là lực lượng gì?(越语)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邱翻译这一问有一个越军特工立即回答:“Chúng tôi là một đội ngũ các bộ phận đại lý báo 338.(越语)我们是越军338师特工队的。”
    接着邱翻译哦了一声:“Oh, chúng tôi là một động lực, nó là một trong chúng ta(越语).噢,我们是一个部队的,是自己人。”越军特工放松了警惕。
    4个人走了过来和邱翻译搭话,邱翻译用一口流利的越语和越军特工聊了起来,并拉起了家常话,对方对邱真生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了。
    问邱真生是哪里人,家住哪里?邱翻译用越语一一作了回答。
    在邱真生和3个越军特工,聊得正热火的时候,另一个背着电台的越军在路边靠着树站着。
    另有5个越军在他们聊天时,嘴里“呱呱”说着越语,也走到“人”字形路口后,没有停留,继续前进。
    我第一战斗组,走过“人”字形路口后,继续前进,约3分钟后发现第2小组没有跟上,就地隐蔽在路边树林草丛中等候。袁敏所带领的第2小组。
    这时,听见有5个越南特工嘴里说着话向我们第1小组走去,最近的离我们第1小组仅3-4m的距离,第1战斗小组,也叫探路组,排长王民勤、战士张平修、朱祥生和谈铁强4人没有开枪,仍然在观察。
    这时,邱翻译还在和越军特工聊天,突然,3个越军中的一个人指着袁敏问邱翻译:““Làm thế nào ông đã ngồi xổm ở đó không nói được? "(越语)他怎么在那里蹲着不说话?
    邱翻译说:“Quân đội của chúng tôi để phá vỡ lên trong nhiều ngày, không ăn ngủ, cơ thể của mình một chút khó chịu, ngày cuối, vào buổi sáng, và để cho anh ta chơi cho một giấc ngủ ngắn trong khi.(越语)我们部队打散好多天了,没有吃好睡好,他身体有些不舒服,天已晚了,凌晨了,让他打一会儿盹。”
    越军特工听后,我们几天没有吃饭,从挎包里掏出他们随身携带的压缩干粮,向袁敏走去 ,意思是把压缩干粮给袁敏吃。
    邱翻译跟了上去这名越军对他说:“Đừng làm phiền anh ấy! Hãy để anh ta nghỉ ngơi!,(越语)别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这名越军还是向袁敏走去,把压缩干粮递给袁敏。
    袁敏由于不会越语没有吭声,邱翻译又说了一遍:“Đừng làm phiền anh ấy! Hãy để anh ta nghỉ ngơi!,(越语)别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这名越军用越语低声地说:“Tôi cũng mệt mỏi, nghỉ ngơi.(越语)我也累了,也休息休息。”于是就想蹲下和袁敏坐在一起,在他弯下身子想和袁敏坐在一起时,借着微弱的星光,突然,发现袁敏军帽上的红五星。这名越军当时“啊!”了一声,向后猛地退了几步,惊讶地大声说:“Trung Quốc! Trung Quốc! (越语)是中国人!是中国人!”
    顿时,平静的气氛紧张起来,越军电台兵马上迅速后撤喊话,两个越军特工把邱翻译的两只胳膊架起,并用越语呼唤着:“ Theo tôi!(越语) 跟我走!”,“Đừng di chuyển! ......不要动!......”
    在这紧急时刻4班长袁敏,一个健步冲了过去,推开了和邱翻译搭话的越军,扑了上去,左一脚右一脚,踢开了抓住邱翻译的越军特工,越军特工被打倒在地,邱翻译也倒在地上,并迅速向山下滚去,得救了。
    3名越军特工爬了起来一起扑向袁敏,袁敏拔出匕首和他们进行了激烈地短兵搏斗。
    这时我们捕俘组中的一位战士,向正在和越军特工进行激烈搏斗的袁敏扔了一枚手榴弹并用冲锋枪射击,不一会遭遇战结束,我们按原路撤退了。越军也后撤了。
    撤离了遭遇现场后,我们2个小组在巴当山北与接应组汇合,并查点了人数,侦察班少了徐幼清、袁敏2人。约15分钟后,徐幼清手上拿着冲锋枪也跑了回来,只有袁敏一人没有归队。
    邱翻译说:“我们侦察班又按侦察时的路线前去寻找袁敏,当到了遭遇现场后,看见他躺在地上,已经牺牲了。”
    原来在邱翻译滚下山的同时,袁敏一人与3名越军特工进行激烈地短兵搏斗,突然,邱真生听到一枚手榴弹的爆炸声和冲锋枪的一阵点射。
    袁敏终因寡不敌众英勇牺牲。身上有数处被越军特工用匕首刺的刀伤,其中最致命的一刀是用袁敏的匕首刺中袁敏的心脏,刀从胸前左边冲锋枪弹夹间隙刺进。匕首还在心脏里插着,从现场看越军特工是受过正规训练的。
    讲着讲着邱翻译的嗓子嘶哑了,他猛地冲出猫耳洞,向前走了几米,站在战壕里用手指着脚下的这块地方对我说:“看!袁敏烈士的遗体昨天夜里,背回后就是在这里放着,全班人员一起守护着而朱祥生枕着遗体一直睡到天亮。”
    邱翻译又回到猫耳洞接着又说:“牺牲后,随身携带的56式折叠冲锋枪、地图、指北针、手表、军帽和手枪都被越军特工搜走,唯有匕首没有带走,还插在袁敏的心脏里。”
    夜23时30分许,班长李建新顺着战壕来到我和邱真生猫耳洞前轻轻地说:“余虹,换哨!注意口令!明天就要攻打禄平了。”
    我对邱翻译说:“你在洞里休息,我去哨位。”便手拿着枪从猫耳洞出来,天阴的很重,山区一片漆黑,顺着战壕走约十多米到了潜伏哨位,趴在壕壁上,心里又默默的重复几遍当天的口令,双眼警惕地注视着周围,时有零星的枪声外,还有山风吹来树叶发出的声音。
    班长李建新在哨位上简单给我介绍了一下情况后,接着说:“注意四周的情况”。便返回了掩体。
    “哒哒……”,一阵机枪的点射声,传到了哨位,我注视着,“哒哒……”,又一阵机枪的点射声传来……。
    午夜后,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
    山上战壕里更加泥泞。2月北越的山区,夜晚有些寒冷。战士们只有用雨衣来御风寒。
    夜深了战壕里只有哨兵在站岗,其他战士都隐蔽猫耳洞。
    注:(1) 在撰写本篇文章《纪事》16时(攻占禄平4),特别感谢时任我连越语翻译邱翻译。2012年圣诞节中午,从美国打来越洋电话,对本篇文章的校阅。又一次和我聊起了1979年2月25日凌晨1时许,对越自卫还击战时,在越南禄平县巴当山区侦察越军布防情况时与越军特工遭遇时的情景经过。他说30多年过去了往事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刻骨铭心,惊心动魄,永远忘却不了。闲聊时他特别提起4班长袁敏烈士、连长李仕钧烈士和战士汪新华等战友。
邱翻译向我表示,等他闲时。把本文部分章段译成越文,在此我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谢!
    (2)本《纪事》中的越文字句章段,系我连翻译邱翻译所译。 (余虹)


(责任编辑:韩波)


0

  • 上一篇:对越自卫还击战纪事(15)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