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学 >
对越自卫还击战纪事(14)
时间:2017-12-22 16:07来源:abcd的空间 字体:[ ]

    1979年2月26日 凌晨1时-下午16时,晴 多云
    越南 谅山 禄平 支马村支禄公路西无名高地
    127师380团前指特务连阵地

    2月26日凌晨1时,我380团接受了攻打禄平县的预先令。
    2月26日凌晨2点30分,我团接受了攻打禄平的任务。师部要求我团前线指挥所,务必于下午16时前移,进驻400高地,设立指挥所,全团各步兵营按指定地点进驻400高地以南巴当山地区占领冲锋出发地。
    27日早晨7时,向禄平县城外围越军阵地首先发起进攻,尔后向禄平县城进发占领城区,后转入防御。
    团前指命令1营为主攻营,早晨7时从那洞村出发,顺着公路南行,经过爱店村庄44号中越界碑。下午16时前进至越南班快村400高地及其边的西无名高地展开战斗准备。
    同时,命令3营,从那隆村北出发南行进至越南禄平县巴当山脚下及其西南一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为团助攻。
    2营从那洞村出发南行进至越南400高地东北侧无名高地,为团预备队。
    团直100迫击炮连和高机连,从青草岭村出发南行至越南境内,在龙头村以南无名高地布置阵地。团后指设立在龙头村。
    各营、连接受任务后,早7时出发。仅5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在时间短、任务急的情况下,一、是积极了解情况,向战士干部宣布作战意图;二、是边准备边组织;三、是做好战士干部的政治思想工作,树立杀敌立功精神。
    我连大部人员已于昨天夜晚18时许进入越南,建立前线指挥所和侦察越军情况。只有警卫排的部分战士在那洞村保卫我团前指。
    26日凌晨4时,我连接到继续前进的命令。
    山上风停了,天还没有亮。负责我连通信任务的战士顾上海(上海人),向连长李仕钧报告:“接到团前指命令,命令我连务必在今天晚上18时前,在越南禄平班快村东的400高地山上,建立380团前线指挥所。为次日清晨攻打禄平县做好准备。”
    天渐渐地亮了,我们从山上猫耳洞里出来,检查了随身带的装备,看见山下公路上稍稍平静了一会儿。我走到连长李仕钧身旁说:“连长树林里起雾了。”李连长说:“走!下山!各班跟上!”,带领我们连队人员,冒着晨雾,穿过丛林下山,上了公路。各班班长点了下人数,向李连长报告。时有越军的零星炮火向我们炮击。
    上午8时许,支禄公路上忙碌了起来,向南开进的我军各作战部队多了起来。拉着大炮的卡车和排成2列的步兵向南开进。公路特别拥挤。我们在队伍中快速向南前进。
    不一会儿,从公路南向北来了一支担架队,通信员金德银用手指着担架队说:“连长,看救护队又抬下了几个战士,是夜晚遭越军炮击伤亡的战士,是死是活还不知晓。”
    李连长半开玩笑的说:“弟兄们!下面就该轮到我们了,峙浪公社(乡)已经为我们挖好了墓穴。”
    有几个战士边走边幽默地说:“呵!光荣的时刻就要到了,连长我们要是牺牲了,你就把我们就地扔在越南这深山老林里,‘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里到处都是青山绿水。”
    战友们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和着说:“是啊!是啊!”
    “大家不多想一想胜利,老想着壮烈,战争虽然有牺牲,但也有胜利,我们要多想一想胜利,多想一想战胜越军的战术。等我们凯旋时不是更光荣吗?”我话音刚落,大家又哈哈大笑起来。
    前进中连长点头并挥了一下手说:“是啊!我们是要多想一想胜利啊!加速!快点前进!”
    支禄公路上,战争的场面宏大,一片忙碌,一辆接着一辆的卡车拉着大炮,向南开进,道路大坑小洼,洼地多有积水,炮车行驶缓慢。
    我380团100迫击炮连,高射机枪连的卡车也在向南开进,去龙头村南,400高地以北布置阵地。为攻占禄平县作准备。
    前进中,我突然听到向南开进的队伍中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余虹!余虹!”并向我招手。我应声向卡车望去,原来是高射机枪连的老乡王洪钢、张道华,边喊边挥手给我打招呼。我快速走近卡车向他俩挥挥手,用手势互道平安、互相鼓励,卡车继续向南开进。
    泥泞的道路,车行缓慢,走走停停。
    上午11时许,卡车走不动停了下来,步兵也被阻在公路上,接命令暂时在公路两边临时待命。
    我连侦察排向团前指报告.在龙头村东南无名高地北坡发现一片雷区,阻止了我团向南开进。
    这时,从2w电台里也传来了龙头村发现雷区的消息。团参谋长陈安春(湖南人)、副参谋长罗觉强(广西人),立即命令团作训股长纪俊哲(广东人)、工兵参谋刘家斌(湖北仙桃人)特务连工兵排长吴怀莹(河南巩义人)、连长李仕钧组织工兵排雷,扫除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我连已经配属到1营在执行作战任务的7班、8班的战士刘建国,李旭军,李贤义等,从400高地山上返回团前指,取等高线图时,接到命令,迅速赶赴雷区,经我连战士刘建国(河南潢川人)、李旭军(广东东莞人)、李贤义(湖北随州人)和王建伟(河南安阳人)4人仔细探明查实,雷区长约50m宽40m,系越军使用的我国制造的59式步兵反坦克地雷,以阻止我军前进。
    同一时间,李连长带领我们连也跑步赶到雷区,李连长在外围详细了解了雷区的情况。
    我到达雷区外围公路上后,看见了高射机枪连战友我老乡王洪钢(河南潢川人),他们连正准备在龙头村南400高地以北布置阵地,被地雷阻在山下不能上山。
    团作训股长纪俊哲、工兵参谋刘家斌、工兵排长吴怀莹,和特务连7班战士面对面站着,排长吴怀莹布置排雷任务。吴排长布置完任务后,王洪钢向刘建国走了过去,在和刘建国说话,我也跟了过去,他俩看我走了过去同时向我看了看。
    王洪钢很担心地问刘建国:“排雷你行吗?”。刘建国毫不犹豫地、坚定地回答:“我行!排雷我学过,平时也训练过。”
    下午14时,排雷工作开始了,紧张有序,团工兵参谋刘家斌、工兵排长吴怀莹,2人亲自指挥,作训股长纪俊哲负责外围警戒。
    刘家斌参谋、吴怀莹排长将特务连7班3个战斗小组中的2个作为预备组,由第三战斗小组,副班长李旭军、战士刘建国、李贤义3人执行排雷任务;7班长兼第一战斗小组组长钟长胜、战士王建伟和李耀康;第二战斗小组组长王予昆、战士凡东月和袁立平在外围警戒。
    刘家斌参谋、吴怀莹排长向7班长钟长胜(湖北大悟人)命令:“开始排雷!”
    班长钟长胜,双手高高举起,转转身子向雷区外围的战士们吆喝道:“闪开!隐蔽!”
    李旭军、刘建国、李贤义手里拿着工兵锹从三个方向分别向雷区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地说:“大家闪开!卧倒!是反坦克地雷,威力大。”一口气排了数十枚反坦克地雷。他们个个动作娴熟,趴在地上,慢慢地爬开泥土,插上保险,去掉引信,
    刘建国排完雷后,面带微笑的对我们说:“这地雷都是我们中国制造的,这个我熟悉,只要是掌握了反坦克地雷爆炸的基本原理和构造,这并不可怕。”
王洪钢说:“你不怕,我们在旁边,可紧张地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有一点闪失,地雷爆炸了,你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捡不着了!”
    排雷结束后,各部队继续向南前进。
    我和王洪钢打了个招呼跟随连长继续南行,向400高地进发。
    我连也继续沿着支禄公路南行,下午16时许到达班快村北,站在支禄公路上,向东看300m处就是400高地主峰,我们团前指就设在靠近公路的山上。
    据王洪钢亲历战地日记记载:排雷勇士刘建国
    400高地是我军进攻禄平县城和4号公路的制高点,也是盘踞禄平县越军前沿防御工事的重要据点。这里山势险要,延绵起伏,高地正面有两道横旦在前进道路上鱼脊似的山梁,形成了固守禄平县城的天然屏障。
    2月26日,127师380团高机连接到团部指令,摩托化开进,迅速到达被381团刚刚攻占的400高地北侧集结待命。
    下午3时许,高机连抵达400高地附近,山梁上,弹痕累累,硝烟还未散尽;山坡下,是一小片开阔地,坡势相对平缓,紧靠右侧蜿蜒奇曲的支禄公路,是127师穿插主力部队攻打禄平的唯一通道。这时连长黄均、副连长吴应祥(湖南靖县人)要求:各排战斗班尽快进入车辆和高射机枪分布停靠的位置,排长樊贺忠(河南遂平县人)带领我们二排和指挥班十余人进入这块看着不起眼的开阔地域。四班长范家利(湖北武昌县人)突然喊到:“不好,有地雷”,话音刚落,指挥班战士阳顺祥(湖南长沙市人)、孙百文、邓锡龙(湖北鄂州人)应声答到:“我也看到了!”。我们走在雷区的每个战士顿时警觉起来,都停止了脚步。   仔细一看被脚踢开的草皮下,暗藏着一个个反坦克地雷,而伪装的草皮已经脱水略有萎缩。放眼望去,四五十米区域内,凡有枯萎的草皮下,都有一枚威力巨大的反坦克地雷,而且诡异的越军布下了“梅花”阵局,所有通过的机械化和坦克部队都会引爆地雷而造成伤亡。
    正在手足无措,百感焦急时候,380团特务连工兵排战士刘建国(潢川县人)、王玉坤(河南鹿邑人)、李贤义(湖北随州人) 等,到师部接受任务路过此地。他们第一要求,所有指战员迅速撤离雷区,而他们三人却俯下身体,认真观察地雷类型、品种。片刻,刘建国向我走过来说道:“要找两把工兵锹”。我就从战友李高文(河南郑州市人)、王健(湖北随州人)手中拿过来工兵锹送给他时问:“是什么情况?”,他说:“这些地雷上面写着英文字母,单词不认识,好像是美式反坦克地雷,以前还从未见过。”他一边说一边沉着的向地雷走去,我担心地说:“可要小心啊!”,他点点头,还回头特意嘱咐大家“你们都要离远一些”。我清楚的看见他们走入雷区,走近那枚反坦克地雷………。
    我在想,我们俩曾一起离开知青队,一起脱下布衣换上戎装,一起出国同一战场上并肩战斗,假如排雷一旦失手,生离死别就在眼前一瞬间,后果不寒而栗。我不敢再想,只看见他们神情专注、小心翼翼地分开草丛,用工兵锹在地雷周围挖开一道20多厘米土沟,轻轻扒开地雷旁边的尘土,让地雷裸露出来,仔细察看地雷结构及引爆装置,然后找到并固定好保险销钉,取出雷体,机智果断地挖出第一枚地雷,在场所有官兵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后来知道,反坦克地雷引信是压发式装置,重物超过180公斤才会引爆地雷。在后来增援的特务连工兵排,钟长胜(湖北大悟人)、李旭军、丁积权(广东东莞人)、王建伟(河南安阳人)、袁立平、樊东月(河南潢川人)等人,通力配合下,用不到两小时就排除七十多枚反坦克地雷,为战友们和后续坦克团攻克禄平守敌扫清了前进的道路。为表彰刘建国同志出色的战绩,部队决定给他报记三等功。
    以上是王洪钢战地日记所记载的内容。 (余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