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慈善 >
“王杰精神”在他身上延伸——记“活着的王杰”李彦清
时间:2018-06-21 15:00来源:未知 字体:[ ]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国力更加强盛,和平才有保障。备受全世界瞩目的南京公祭大会刚一结束,习近平总书记风尘仆仆来到徐州看望第71集团军某旅王杰连,在同王杰班战士座谈时,坐在王杰睡过的床上,望着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听着一句句坚定铿锵有力的发言,满怀深情地说:“我小时候,就知道王杰的故事,王杰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在详细了解王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事迹后,动情地说:“王杰精神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我们宝贵的财富。要学习践行王杰精神,让王杰精神绽放新时代光芒!”

  习近平总书记在王杰班的讲话,象春雷一样响遍徐州大地,全市人民又好象回到了52年前学习王杰的热潮中。普遍认为,这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奏响跨入新时代的最强音,部队、机关、学校等部门学习王杰精神的活动蔚然成风,“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的歌我们唱……”的歌曲响遍大街小巷、城市村庄,就连被王杰牺牲时掩护下来的、被江苏省军区誉为“活着的王杰,当代的保尔”的李彦清,既忙于接待门庭若市的采访,又忙着应邀到部队、机关、学校去演讲。在王杰精神的驱动下,他又焕发出青春新的魅力,记忆特别清切,精神特别饱满,讲起话来,滔滔不绝,顺口溜信口拈来,一段接一段,象炸豆似的直往外崩。

  80岁高龄的李彦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呢?这话要从52年前的7月14日说起。驻徐某工程兵五好战士王杰受首长委派,来到邳县张楼民兵地雷班指导训练,不幸的是,王杰为了掩护12位民兵,献出了宝贵的青春。

  8年后,在戴庄乡李圩村地雷实爆演习排除哑雷时,被王杰掩护的地雷班班长李彦清,舍身掩护了一位女民兵而严重致残,双目失明。

  两次情景如此惊人地相似,一个失去了生命,一个失去了双眼,被救者又成了救人者,这绝非出于偶然。两次壮举,在两个人的身上,却揭示着一种品质,洋溢着中国人的血性,这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高贵品质和崇高精神。

  时隔44年的李彦清,虽然失去了双眼,但他心目中有一盏灯,充满一片光明,又把光明传播给了更多的人们。他先后15次出席国防部、南京军区、济南军区和省市先进代表会议,所在的地雷班,数十次获得各级“文明先进单位”、“科技先进单位”等荣誉,全家被评为“五好家庭”,出席国务院表彰大会,李彦清90多次出席军地各种表彰会、代表会……这就是踏着王杰脚步走的李彦清,“一个无愧新时代的英雄战士,一个默默奉献的光明使者。

  我要让你的精神在我身上延伸

  当史册翻到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标语贴满大街小巷,那震天动地的呼声犹在耳旁。当时,在《王杰日记》里留下这样的笔迹:1965年5月1日,这一天是全世界劳动人民庆祝自己节日的最欢快的一天,怀有强烈正义感的王杰从报纸上读到越南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的英勇事迹后,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们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做一个大无畏的人。”这一句誓言,正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向往和平的呐喊。仅仅相隔74天的王杰,在邳县张楼民兵地雷班指导训练地雷技术,试雷时,炸药包突然冒出火花,在场的11位民兵和1位武装干事的命运危在旦夕,王杰没有多想,猛地扑向地雷,用生命践行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誓言,用生命掩护了12位同志的生命,用生命弘扬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和尊严,用生命彰显了中国人的血性品质,用生命点燃了人类精神最亮之光!它划破夜空,一道长长的闪光,从东往西殒落。

  英雄走了,可是他救下来的12位同志,惊魂稍定,有的住在医院,有的出院后离开了地雷班。地雷班长李彦清感到了失落,感到环境变了,民兵们的思想散了,地雷班散了。“地雷班散了……这真是愧对九泉之下的英烈啊……”李彦清想着,想着,来到了王杰墓前,举起拳头宣誓:“王教员,你为了救我们12位同志牺牲了,今天,我还活着,你说,当今世界不太平,不仅要学习埋地雷技术,还要自己造雷,把备战工作进行到底。我要让你的精神在我身上延伸!”

  李彦清告别王杰墓,走进地雷班的每一位民兵的家,宣传王杰事迹,宣传备战思想,经过苦口婆心地宣讲,有几个民兵归队了,又有几个青年新加入了地雷班,李彦清带领新组织的地雷班战士,来到王杰墓前宣誓,从此,张楼地雷班的旗帜又打起来了!

  8年后的5月,江苏省军分区决定在苏北召开民兵现场会,为了迎接这个现场会,徐州军分区选派年轻、干练的李彦清前往戴庄公社李圩地雷班指导训练。

  新生活在他面前展现了无限美好的前程,然而,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考试,却悄悄地来到了他的面前。

  5月21日清晨,旭日东升,霞光万道。

  李彦清英姿飒爽的带领地雷班战士,高昂地唱着:“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的歌我们唱……”直奔训练场,那高亢的歌声在禹王山上飘荡,飘荡。

  “轰!”“轰!”“轰……”,地雷实爆,按照程序开始了。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禹王山下,大运河畔回荡;情朗的天空,硝烟弥漫,尘土飞扬。

  11个爆破手全部顺利通过,当轮到第12个爆破手时,李彦清的心顿时收紧了一下,他清楚地知道,年仅17岁的胡秀玲,是一位新民兵,而且正在发虐疾,还是第一次与“铁西瓜”打交道。

  胡秀玲一上场,精神就有些紧张,双手不停地颤抖,当她埋完地雷,慌慌张张地返回后,场地上出现令人窒息的寂静,人们就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炸点仍不见动静。

  李彦清果断地说:胡秀玲设置的是椅子雷,由于紧张,变成了哑雷……

  胡秀玲瞅着大家的冷眼,自责的情绪充满心胸,急得满头是汗,还没等李彦清说完,“噌”地从掩体站起来,欲去排雷,李彦清见状,脑海里突然闪现王杰扑炸药包的形象,大喝一声:“胡秀玲,危险!”说时迟那时快,李彦清一个虎步冲出掩体,一把拉住胡秀玲,命令她:“快回掩体,让我来!”

  排雷,非常危险!李彦清是十分清楚的。但他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作为王杰掩护下来的共产党员,在生命危急关头,应该象王杰那样把安全留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

  李彦清开始排雷了。胡秀玲坐立不安,抓头挠腮。

  十二双眼睛,全部聚焦在李彦清的身上。他屏住呼吸,轻轻地拨开土层,察觉哑雷变成了速爆,一缕青烟正往上冒,这情形如同王杰牺牲前的一瞬间,他刚想到这时,眼前出现一片耀眼的火光,那火光象当年王杰面前闪现的火光一样,在禹王山上空,划出一条长线,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天崩地裂,黄土飞溅,烟尘满天。

  李彦清倒在了血泊中……

  高高的禹王山为之颤抖,滚滚的大运河为之悲泣。

  心中的那盏灯又亮了

  经过紧急全力抢救,昏迷了三天后的李彦清脱离了生命危险。

  俗话说,祸不单行。严重的问题出现了——眼球感染,专家们经过会诊,出现了两种意见:一是要为英雄护眼,不摘除眼球,做保守治疗;二是摘除眼球,保证生命安全。不过,第二种方案,对李彦清打击太大了。观察两天,发现眼球继续感染,专家们决断,为了保证生命,必须摘除两颗眼球。

  天旋地转,昏昏沉沉,李彦清昏迷了半个月,也就是与死神斗争了半个月。

  当他醒来的第一句就问:“这是在哪里?训练进行完了吗?”

  武装部派来的护理人员黄继华告诉他:“这是医院,你排雷时负伤了。”

  “其他的同志伤了没有?”

  一位武装部的领导告诉他:“你的行为和王杰一样,是英雄的壮举!”

  这句点赞,象是一把火,点燃了李彦清心中的灯。他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李彦清想睁开眼睛看看,睁了几下,还是看不见,他问:“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一片漆黑?”

  黄继华说:“现在是夜里,你看不见。”

  黄继华的心里酸酸的,因为他说了假话。不过,他为李彦清带来了另一盏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每天坚持读一段给他听。

  过了一段时间,爱人吴增英到医院看望李彦清,她进入病房后,发现病床上有一位病人被纱网罩着,吴增英瞅了一下,拿起李彦清左手脖观看,发现有块红记,她猛地往后一退,昏了过去。经过急救,把她送进了招待所。

  爱情的驱使,吴增英又来到医院,李彦清想看一看青梅竹马的爱人,睁不开眼睛,吴增英哭了。

  李彦清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眼睛,眼眶是空空的,随即发出撕心裂胆地哭喊:“我的眼呐!我的眼呐!”

  吴增英哭了,护士们哭了。黄继华流着泪说:“为了保住你的生命,眼球感染后被切除了。”

  李彦清哭喊的声音更大:“没有眼睛,我怎么带民兵训练?王杰生前告诉我,要把地雷造出来,把备战进行到底,这个遗愿怎么去完成?!”

  是的,生前的王杰与李彦清是一对知心朋友、战友,经常一起切磋培训内容、学习《毛选体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两人真是形影不离,心心相印。王杰牺牲,他心落千丈,现在双眼失明了,唯一抚慰心灵的是纪念碑,从此再也看不见王杰烈士纪念碑; 再也看不见地雷班训练的场景;再也看不见朝夕相处亲人的笑脸;再也看不到爱人俏丽的容貌;再也看不见大运河的波光帆影;再也看不见五彩缤纷的世界……

  李彦清感慨地说:“有眼是天堂,无眼是地狱。半路失明比什么都痛苦。”

  他,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的深渊。

  王杰精神感染了吴增英,她在挣脱父母拦阻、邻人的冷眼情况下,又来到了医院,握住李彦清的双手说:我就是你的眼睛,服侍你一辈子。

  爱情的温度急剧上升,六岁丧母、十岁丧父的李彦清一下子获得了爱的温暖,心中的那盏灯又亮了,神经兴奋起来。

  有句谚语说:“爱情,可以使弱者变得勇敢。”

  吴增英忍受着内心的巨大痛苦,白天黑夜地守候在李彦清的身边,用爱的甘露滋润着他的心田。

  “一个人半路失明,比任何一种疾病伤残都痛苦。因为世间一切事物的变化都不能看到,光明和黑暗也浑然如一体。衣、食、住、行等一切生活习惯都必须从头学起,从零开始,以适应新的环境。”(摘自《李彦清日记》)。

  爱人干农活的手脚,被李彦清紧紧地捆住了。农时是农民的命根子,李彦清想到农时的紧迫,为了解脱爱人的手脚,请爱人指导他熟悉家里生活的方位,让妻子下田劳动,家务事由他摸索着干。

  有一天,吴增英下田劳动去了,从未做过家务的李彦清不是忘这,就是忘那。他点燃了锅下的柴火,又忙着淘米、洗菜,却忘记了向锅里添水,铁锅烧红了,燃烧了锅盖,直冒青烟,不一会起火了,火苗烧上了茅草搭成的锅屋,“噼噼啪啪”的烧起来,火越烧越旺,并向住房漫延。这时,李彦清被浓烟呛得昏了头,无法躲避。幸亏邻人发现,扑灭了大火,救出了李彦清。

  破屋专遭连夜雨,旧船偏遇顶头风。

  有一天,李彦清的儿子在玩耍时摔断了胳膊,爱人把儿子送进了医院,并进行陪护,不满周岁的小女儿和家务全抛给了李彦清。不料,小女儿患了麻疹,高烧不止,当李彦清发现时,女儿已经没气了,李彦清紧紧地抱住冰凉的尸体不放,两天两夜没松手,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伤痕累累的脸上不停地流着泪水。他哽咽地喊着:“闺女啊,因为我没有眼睛,断送了你幼小的生命,爸爸对不起你啊!”

  一种悲伤、凄凉、自责和无奈一齐涌上心头,心如刀绞。

  当邻居大娘把孩子的尸体从他怀里夺下时,他踉踉跄跄地追到屋外,“扑通”一声跪倒在门前的雨地上,仰着头,任凭冷雨抽打在脸上,从心底发出悲痛欲绝的呐喊:“苍天啊!你咋这样不公,你为什么要惩罚我的孩子,难道还要置于我死地吗……”

  一连串的不幸和困难的打击,李彦清实在受不住了,他,陷入了绝望:双眼瞎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废人,活着还有什么用?只能给党增加麻烦,给家庭增加负担。

  这时,他烦闷、焦躁、失落、孤独,鼻孔冲疮,头疼得厉害,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一连几天,骨瘦如柴,弱不经风。他又想到了死。

  在痛苦的煎熬中,他想起了王杰,想起了王杰的音容笑貌,想起了《王杰日记》里的话:“我决不会忘记死去的烈士,我一定肩负重担,继续做他们没有做完的工作。”

  李彦清在爱人的搀扶下来到了王杰墓前,久久地伫立着。

  微风,轻轻地低吟;河水,悄悄地哽咽;像是英雄由衷地诉说:“彦清啊,你应该尽快地走出痛苦的深渊,你虽然两次遇险,却还活着,还有一个虽然不太富裕,但却十分和睦的家庭。在我们的前头,多少英烈为人民的解放洒尽了热血,比比他们,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抛弃的呢?”

  “彦清啊,我有时刻牵挂和疼爱我的父母双亲,有需要我抚育的年幼弟妹,还有一个贤良漂亮的未婚妻,我本应该有一个美好幸福的未来,可是,为了掩护你们,我甘愿献出了一切。我多么希望你能为国家和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啊!”

  李彦清越想头低得越低,顺势弯下腰,用手捧起浸透英雄鲜血的泥土,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口,好象王杰站在他的面前,一滴滴热泪,浸润在手中的泥土里,就象播下一颗颗希望的种子,等待萌发,扎根、发芽。一下子两颗心又紧紧地粘在了一起。

  一缕缕希望之火,燃亮了李彦清心中的灯。他,要从头越,迈向人生的新征程。

  人活着要怎样学习做人

  李彦清学王杰成为活着的王杰,受到国家、省、市各级政府的奖励和夸奖,这其中也有他爱人吴增英的一半。

  在李彦清负伤住院,接着又摘除两只眼球,在生命垂危之时,需要手术治疗,但更需要的是对他心灵上的爱扶,就在这时,吴增英想起王杰牺牲精神,增添了克服父母拦阻的勇气,冒然来到李彦清病床前找苦吃,甘愿做李彦清的眼睛,服侍李彦清一辈子。这种勇气与精神不就是王杰说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吗?她的这种纯真的爱情举动,感动了李彦清,增添了李彦清与生命抗衡的勇气和力量。

  在家里,吴增英既要照顾好李彦清的衣、食、住、行,还要料理家务,带好孩子,还要靠责任田养家糊口。在她的肩上承担着三大压力,一个柔弱的女子能扛得住吗?当采访她时,她情不自禁地流下了辛酸的泪。她说:在孩子面前,我从不流泪,在背地或者晚上,偷偷地哭一阵。孩子问我“苦不苦?”我对孩子说:“王杰和你爸冒着生命去救人,我累一点、苦一点算什么。”

  有一天,李彦清听说生产队插秧需要秧绳,他自觉地承担这个任务。吴增英看到丈夫搓秧绳把腿上的毛都搓光了,还冒出了血,心疼地说:“这活,咱别干了,领导又没安排你干。”李彦清早就摸透爱人的心思,只要一提到王杰,她就服。于是李彦清对吴增英说:“俗语说:人在干,天在看,咱们每天做的事,王杰一直在看着咱哩。”吴增英笑了笑说:“你就做给王杰看吧。”

  夫唱妻随四十年。

  在李彦清失明后宣传王杰事迹的四十年中,真是夫唱妻随。40多年来,李彦清怀揣着王杰精神,踏遍了全国山山水水,讲述他亲目所见和亲身感受,达3100多场,出席国家和南京军区、济南军区以及省地区等代表会、表彰会,他还被选 为县六、七、八、九届人民代表,多次被评为徐州、邳县优秀党员。1993年10月出席中国残联第二届代表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合影留念。在以上的一切活动中吴增英都是寸步不离,悉心照料。百姓称他俩是一对红鸳鸯。吴增荣被评为市“十佳母亲”、徐州市劳动模范、省三八红旗手。

  古人云:“忠厚传家远”、“老子英雄儿好汉”讲的是精神传带。李彦清有四个孩子,两儿两女,在教育子女上,李彦清抱着一个信念;尽自己的能力,把王杰的英雄事迹告诉天下人,让王杰精神激励一代代青年,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的新人。打铁首先本身硬。他首先从教育爱人和自己的子女做起,四个孩子在他的精心哺育下,成为全市学王杰的典型。大儿子李永远在粮管所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二儿子李永生在农村商业银行工作,李彦清认为银行是与金钱打交道的部门,一不小心,就会被铜臭传染。有一天,他把李永生叫到跟前说:“你王杰叔叔发明‘三不伸手’座右铭。”李永生说:“哪‘三不伸手’?”李彦清严肃地说:“你王杰叔叔是五好战士,没有解决入党问题,但是和他一起入伍的同志都加入了党组织。起初王杰不理解,也没有埋怨组织。后来,他在1964年3月3日写下了这样的日记:‘在荣誉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质上不伸手。’你要找到这篇日记认真学一学。你是负责信贷工作的,一定不要接受人家的吃喝,一定不要接收人家的财物。”李永生说:“爸,‘三不伸手’你已经说过多次了,我是共产党员,一定不会沾污你的英雄形象,永远做你的好儿子,好学生。”李永生在农商行工作了20多年,经常与客户或老板打交道,严格遵守“三不伸手”的教导,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去年被评为省行优秀党员。大女儿李永军在医院工作,被评为优秀护理,小女儿勇于改革开放。有一天,小女儿李永菊回娘家看望,早已闷在心里一句话的李彦清一把拉住女儿说:“我在收音机里听到邳州出了个劳动模范,他叫刘振业,走改革开放的路子,办起了板材厂,你抽空带着冯建(女婿)去学一学。”李永菊说:“我快30岁的人啦,学他做什么?”李彦清说:“你王杰叔叔说过:‘人活着要怎样学习做人?刘振业是全国劳动模范,要学的东西一定很多。”

  李永菊回到家后,带着丈夫冯建到刘振业板材厂参观,回家后向公公讲述一遍,公公冯遵朴听后很受启发,放弃养兔业,组织四家合资办起板材厂。由于不会经营,连年亏损,便把厂转卖掉。冯建知道后,告诉李永菊,李永菊看到了板材厂的商机,不同意卖厂,几家集资户立即向冯建要回集资款。

  在自来水公司工作的冯建拿不起钱,便同李永菊找李彦清商议,李彦清把桌子一拍:“自己干,缺钱我帮你借。”

  冯建在岳父的鼓励下,有了底气,接着到几家板材厂参观学习,在李彦清的筹措下,办起了长城板材厂。

  冯建想到岳父的话,活着要学会做人,做老板就要先学做人,以人为本,以知识为本。有了这个理念,长城板材厂日益壮大,至今已发展成为上亿资产的长城板材有限公司,冯建与李永菊做上了大老板,经营的板材销往韩国和东南亚各国,冯建和李永菊经常出国做生意、订合同。

  这正是:坚守“两不怕”,走遍天下都不怕。

  活着的王杰,当代的保尔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精神。

  习近平指出:“王杰精神,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我们宝贵的财富。要学习践行王杰精神,让王杰精神绽放新时代光芒!”这就是新时代精神。这种精神,是强军的需要,是强国的需要,也是强民的需要。

  在李彦清的血液里充满着王杰的精神,哪怕触动某条神经,李彦清就会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有一天,一封来自内蒙古的信,掀起了李彦清思想的波涛,激起了寻找生活新起点的欲望。

  信,是王杰母亲嘱托女儿王爱军写的,信中说:妈从广播里听到你舍己救人的事迹后,非常感动,你和王杰一样,都是妈的好孩子。妈以有你这两个好儿子而自豪……

  是的,孝道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在王杰墓前,他曾亲口叫过妈,愿尽儿子孝道。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多次写信向老人问好,汇报思想和工作,老人也曾多次回信鼓励李彦清。可是,自从负伤后,李彦清再也没给慈爱的母亲写过信。今天,接到慈母的信,既激动又惭愧、内疚,怨恨自己:“怎能忘记远在北国的妈妈呢?”

  他吩咐儿子:“快拿笔、拿纸来,我要写信。”

  儿子拿来了纸和笔,他就伏案写起来了。

  这时,千言万语一下子涌上笔头,他写啊写,写好了交给儿子,让他读一读。

  儿子一看,愣住了,字不成字,行不成行,笔画歪七扭八,重迭在一起。可是谁也不愿说出真情,害怕伤了父亲的自尊。

  屋里一片沉默。

  “快读啊!”李彦清催促着。

  尽管催得紧,屋里还是没有声音。

  儿子终于憋不住了:“爸,你写的字都叠在一起了,没有人能看懂。”

  儿子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屋里突然响起一片抽泣声。李彦清清醒了:噢,我瞎了,这信由儿子代笔,给远在蒙古的奶奶回信。

  挫折是胜利的向导。从此,不能写字成为李彦清心头沉重的包袱。他想:连字不能写,怎么去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怎么去宣传王杰精神?……不行,王杰给我们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要用这种精神去攻克写字难关。

  开初,他与奥斯特洛夫斯基相比:一个参加革命战争受伤,一个掩护民兵受伤,两人都是双目失明;一个全身瘫痪,却在病榻上写出脍炙人口的长篇小说,这个能自由走路人,却连字都不能写,这怎么能对得起牺牲的王杰呢?

  李彦清越想越感到愧疚,脸上火辣辣的,暗下决心:我一定学会写字!

  经过再三琢磨,他用左手中指作标尺练,由于手指短,写了几个字就要移动,家里人一看,都压在一块了。接着,他用小木棒、尺子来练,也不成;用马粪纸刻凹痕练也不奏效。他就叫妻子手把手练,虽然行距分开了,字形很难辩认。他又空发奇想,用锯条练习写字。于是,他用左手紧压锯条,挨着四个锯齿写一个字,翻动两次写一行,行与行之间留下了距离,而且整齐划一。

  这个办法解决了重叠问题,但是,锯条太尖利,写不了几个字,手指被划破了,流出鲜血,但他看不见,仍旧全身心地练着。当他发觉手疼痛时,用手一摸,黏乎乎的。他意识到手上流血了,急忙用旧报纸把黏的地方擦一下又继续练。中午,听到妻子回家的脚步声,急忙把手藏到桌底下,妻子发现李彦清练字的白纸上有血迹,锯条上有鲜血,她猛地抓起李彦清的手,发现食指、中指露出白煞煞的骨头,妻子的心一阵酸楚,颤抖地把李彦清紧紧地揽在怀里,泣不成声地说:“彦清,咱别练了,再练,你的手就没了。”

  李彦清深情地说:“增英,苏联有位共产党员,叫保尔,他双目失明,全身瘫痪,靠着顽强的毅力,写出一部长篇小说,教育了成千上万人。我是共产党员,王杰为了救我们,连命都搭上了。我吃点苦、流点血算什么?王杰精神太宝贵了,不写文章去宣传实在难受。假如,我死后怎么去面对王杰啊?”说着,吴增英和李彦清痛哭起来。

  只要坚持学,办法总比困难多。

  有一天,吴增英做衣服,量着量着便想起用尺子量着写字办法,李彦清说:“尺上的字码我看不见。”吴增英说:“在尺子上刻上痕痕。”

  李彦清同妻子商量,决定请木匠为他特制一个三棱尺。写字时,左手摸着凹痕,右手依着尺子写。每写完一个字,左手前进一个凹痕,写完一行翻一次尺子。就这样,经过半年多时间的艰苦磨练,终于攻破了写字关。

  不忘初心,难在坚守。

  李彦清攻破写字关,如同鱼儿得水,从此李彦清可以按照当初的梦想扬帆起航了!

  首先,他选择走王杰的路,坚持写日记。将他对生活的感受记录下来。40多年来,李彦清以惊人的毅力,写下了100多万字的日记,两次出版了27万字的日记摘抄,前国防部长张爱萍题词:“一个真正的人,永为世人楷模”。迟浩田题写书名:《英雄永在我心中》,江苏省军区首长李先景看过他的日记,称赞他是“活着的王杰,当代的保尔”。

  其次写文章。他每天坚持收听中央新闻,让孩子读《王杰日记》,然后他写心得、建议、通讯,向报刊投稿,他的文章先后被《徐州日报》、《新华日报》、《农民日报》、《人民日报》等报刊采用,曾在《农民日报》“亚农杯”全国农民读书征文活动中获大奖。1978年6月19日,《人民日报》以《火红的青春》为题报道了李彦清学王杰的动人事迹。

  要让王杰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是李彦清多年的梦想。

  李彦清心想:王杰精神能否传下去,关键在于下一代。于是他写报告给市政府,将张楼小学改成王杰小学,张楼中学改成王杰中学。并主动担任校外辅导员。每逢清明节、王杰祭日,是李彦清最忙碌的日子,他都主动地到学校演讲王杰英雄事迹,后来又经过教育部门安排,轮流到全市中小学去做报告。再后来,他到徐州中小学做报告,到山东金乡县有关中小学做报告。

  孩子们如同鲜花,一茬茬的成长起来,而且他们的心灵是纯洁的,通过李彦清对王杰事迹的宣传,他们对理想、幸福、爱情等等一些观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与提高。但也有一些学生碰到一些难题或挫折,就写信向李彦清请教。有时候,信件象雪花一样,纷纷飘来,李彦清不厌其烦地一一回信。他在信中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王杰精神的核心。任何事情的成功,都是经过艰难的磨练才能成功。在事上磨练,需要经历漫长痛苦的过程。从遇到问题之初的吃惊、慌乱到分析的艰辛思索,从劳碌奔波到耐心等待,尽力不可谓不小,然而这些无人可以替代,该走的弯路一步也少不了,惟有迎头吃苦,勇敢经受……”这些回信就象久旱逢喜雨,接信者乐开了花。

  土山中学一位女学生,在中考中受到了挫折,一度地悲观、消沉、怨天尤人,不求进取,听过李彦清的报告后,思想发生了飞跃,心里顿时豁然开朗,给李彦清写了一封长长的感激信。

  一位农村少年犯,在监狱大厅,听过李彦清演讲后,痛哭流涕,李彦清问他:“你为什么哭了?”少年犯悔恨地说:“我要是早听你的报告,我就不会犯罪了……”象以上的例子,枚不胜举,每演讲一处,鲜花盛开一处。

  为了将王杰精神深入、持久地传播开来、传承下去,李彦清向市委宣传部申请成立“王杰精神研究会”。王杰精神是六十年代人们精神的完善缩影,是时代精神的精彩注脚。在社会进入新时代,更需要王杰精神,正如习近平所说“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无论是强军、还是强国、强民,都需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研究会在李彦清的带领下,十多年来,从部队到地方,从外地到本地,每年都开展研究活动,内容十分广泛,最突出的是,坚持探讨“两不怕”精神的内涵与新时代精神的衔接,坚持探讨“两不怕精神”与地方经济发展的关系,鼓舞干群发展豪情,激发创业动力。尤其是教育青年一代,不忘英雄壮举,牢记“两不怕精神”,不断把王杰精神发扬光大。

  现如今的李彦清和夫人吴增英已是80岁的高龄老人,正如他所说的:“身残志不残,跟党永向前。王杰‘两不怕’,时刻记心间。只要气还喘,还要继续干。”而他们对王杰精神,身感同受,领会深刻,不仅自己践行,还带领全家进行践行,特别是他们不顾失明带来的困难,跋山涉水,冒风雨、抗暑寒,奔波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到军营,到学校,到机关团体,栩栩如生的演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如同一声声春雷,响遍祖国大地,谱写着新时代华章。同时,他那身残志坚学王杰的鲜活形象,给每一位听众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四十多年来,他和爱人跋涉数万里,演讲3100多场次,受教育者达几百万人,乃至上千万人,为王杰精神在新时代绽放光芒,做出了坚实的铺垫。

  李彦清虽然双目失明,历经坎坷,布满荆棘,但他心中有一盏不息的王杰精神之灯,在新时代奋进的道路上永远是伟大的胜利者。

  他,不愧为新时代活着的王杰!

  文:张元栋、影:孙宜方 注:(作者系江苏邳州文化研究会王杰精神课题组组长)




0